砼业动态 | 电子采购交易平台中文 English

 
 
散文:故乡的风

发布:jtdqgzb  阅读次数:1564



  我的故乡地处河西走廊东端,腾格里沙漠边缘。那里地势平坦,植被稀疏,风自然是再寻常不过的了,它以独特的个性演绎着不同的角色,总让人动情,总让人怀念。
  春天的风是温和的。临近立春的前几日,风就转变了脸色,不再那么凛冽刺骨。拂面吹来,就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,那么轻盈,那么柔美!柳枝条儿柔软了,低垂了下来。小草让风吹醒了,在阳光充裕的土坡上,总能看到新长出的嫩芽儿。桃花,杏花,梨花被风逗乐了,争先恐后地比着美。要是在下上一两场雨,风卷着新鲜的泥土气息,混着青草味儿,各种花的芬芳,在微润的空气中酝酿,那就再美不过了,就像刚呱呱落地的娃娃,从头到脚都是新的;就像花枝招展的姑娘,跳着,笑着,时不时露出一张张可爱俊俏的脸蛋儿。春风过后,风变得猛了一些,一路上旋起泥土,枯草和干松的牛粪渣子,使着劲儿抛向天空。听村上的老人们讲,每一股旋风都是一个鬼魂,要是哪家男人到这时了还没出门,它就缠着不走。一年之计在于春,一切才刚起头儿,风总是给人带来希望。
  夏天的风是刚烈的,让人捉摸不透他的脾气,时而像个调皮的孩子,时而又像暴虐的屠夫。当天空中出现几朵急速翻滚的云浪时,暴虐的风就登场了,它席卷整个大地,到处土飞扬,飞沙走石。平坦的地势压根儿阻止不了风的狂飙突进,就连减缓一下都成了奢望,它肆无忌惮地咆哮着,号叫着。要是天连着响晴几日,地面上热得发了狂,风就成了雨的引子,风起得猛,雨就下得大,不一会儿,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砸在地上,让人猝不及防。对于农民来说,夏至过后的风是最不受欢迎的。那个时节,麦子要抽穗,这风裹着雨倾泻下来,必定会造成减产,甚至绝收。
  秋天的风是充满诗意的。故乡土地肥沃,四季分明。乡民们常说,早上立了秋,下午凉飕飕。白昼明亮而清澈,空气明净极了,就连停在老杨树梢上乌鸦的嘴都看得很清楚。枯黄的叶子还是经不住风吹雨打的摧残,飘飘然旋转着慢悠悠地落了下来。还没采摘的苹果涨红了脸颊,即便是还有几颗仍绿着脸,几场秋风过后,全都羞红了脸。一阵阵瓜果的甜香在鼻尖掠过,让树底了辛苦劳作的人们感受到了风的多彩。泉水汩汩地向前流淌着,在秋风中一路歌唱,风使整个村庄变得五彩斑斓。难怪在这时候,总有一些文家墨客预约前来采风,说只有这里才能找到秋的韵味,触动创作灵感。
  冬天的风是让人团圆的。严冬将至,风就变了脸,带着寒气吹在人的脸上,就像刀割一般。土地裸露着,到处光秃秃的,穿过整个巷子也见不到几个人。要是到了数九寒天,风就卷着雪花,夹着黄尘与枯叶,狂暴地扫荡着村庄,凄厉地怒吼着,咆哮着……像是催着在外的人该收工回家了。每当班车响着汽笛从村前的马路上驶过,总有几个裹着头巾的妇女在站点等候自家的男人。等来了,便掀开围在嘴边的巾角,露出那一张张饱经风霜的脸,脸上带着憨憨的笑容。待到回到家中,袅袅的炊烟徐徐升起,一缕缕在风中飘摇,盘旋,萦绕……
  如今,我离开故乡已近二十余年,那些风的印象在我心中没有消散,它总在我的梦境中浮现,拂过我的脸庞,拂过我的发丝,拂过我的心田。
□永登公司 高勇

版权所有 甘肃祁连山水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
地址: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力行新村3号祁连山大厦 邮编:730030
电话: 0931-4900699 传真: 0931-4900697
陇ICP备05005852